《环》 - 不定期更新

主楼留给目录

本文人物均基于现实取材创作,如有雷同,纯属雷同。


一 Part 1

8 个赞

火钳刘明

1 个赞

前排广告位招租

1 个赞

插眼 :smiley: :smiley:

《环》这个标题好啊,有种代数感
上一个让我感觉有代数感的作品标题还是《李群的变换》 :doge:

3 个赞

这个标题让我想起午夜凶铃原作小说ring :rofl:

1 个赞

夜里的天空并不是像语文课本中描述的一般漆黑 ,

而是如同大海深处般的湛蓝,云朵朦胧着,星星散落着,密集的人群与宽阔的操场的搭配有一种奇妙的和谐。在广阔宇宙中有一种伟力推动着一个镜头,从外太空俯瞰着这个地球,渐渐地切入到这一片河海山川,聚焦到了这所大学这个操场,以及这个由人群组成的圆环。

阿丁是圆环的短短一截,他和其他204个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环。一个人接连一个人,他们或胖或瘦,有男有女,还有来自异域的留学生,他们用着一样的姿势匍匐在地上,整齐划一地沿着圆环爬行。没有口号,也没有鼓点,人群里的每一个人偏偏能用着同样的韵律向前爬行,左手左腿,右手右腿,左手左腿,右手右腿。

阿丁是人群中最特殊的一个,换一种更务实的说法,他跟所有人都一样,认为自己是最特殊的一个。

1 个赞

1-1

阿丁的高中成绩并不太差,

但也说不上很好,凭着家里的一点关系,勉强攀上了这一座国内第一梯队的学府。

在学校的头三年,阿丁不能说是出人头地,只能说是一事无成。为人内向,不善言辞,没有获过奖,没有挂过科,没有当干部,没有入社团,也没有谈过恋爱。

如果说能在阿丁身上发现什么特殊的话,只能说阿丁是特别的平凡。阿丁在中学的时候幻想过如漫画般拯救世界,在高考前渴望获得网文中的金手指,而到了大三,随着时间的流逝,幻想也一个一个破灭,他渐渐开始接受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直到两个月前的那一天,就当他以为他要庸庸碌碌地结束他的大三生涯的时候,在一个他常用的交友网络里,他看到了一个群,群名叫做爬爬群,群的简介上面写着:欢迎本校志同道合的爬行爱好者。阿丁凭着多年的经验与直觉,他觉得这个群里会有他需要的东西。

于是,阿丁怀着一丝猎奇和九十九丝找资源的心态点击了申请加入。阿丁没想到这随手的申请立马就通过了,而且居然不需要入群红包,更万万没想到这个爬爬群。竟然这个爬爬群居然不是谐音梗,是真的爬,是一种丰富业余生活,健壮体格,净化操场空气的公益爬行运动。

阿丁失落地移动鼠标,正要屏蔽这个群,他转念又想了想,爬行,不就是像狗那样?大家都说我是赫姑娘的舔狗,赫姑娘也经常跟我说,给爷爬,阿丁心想,这该不会就是赫姑娘给的考验,让我学会爬之后回去找她。怀着爱与憧憬,阿丁报名了第一次爬行。

阿丁如约定的8点20分来到了操场,在远远处就看到了在草地正中央的组成一个圆环的数人,阿丁一路小跑向圆环的缺口处,路上一边数着,已经到了6个人,原来就缺自己了。阿丁刚跑到自己的位置,正在脑海中抉择自己是应该先说抱歉还是自我介绍的时候,圆环里面的人群,一个一个地陆续地趴在草地上,各自的头都低着,手臂与小腿着地。

如同任何一个第一次参加爬行的人一样,阿丁在刚跪下来的那一刻,感觉十分生疏与极度地别扭,刚开始的那几步甚至不知道手脚应该怎么配合,但很快地,阿丁掌握到了节奏,跟着前面的人似乎可以做到毫不费力,只需要自己足够放松,本能就会驱使着身躯向前,手脚协调,逐渐,阿丁的身体越来越快,但精神却越来越松弛。

在阿丁享受着极度放松的的时候,彷佛近处传来有一颗石头掉到了水里的声音,阿丁猛地惊醒,睁开眼睛,眼前是黑夜里一条陌生的长廊,顶上一冷白色的光管似乎是快坏掉了一闪一闪的,侧面一边是墙壁,一边是有大概三个他那么高的巨型围栏,而围栏后是黑的不能再黑的黑夜,一颗星星都没有。他面前正对着是一个涂鸦了看不清图案的一个纸箱,脑海里突然传来一句话:“嘿,朋友,我是沙雾,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沙雾似乎是个话痨,还没等阿丁反应过来,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的事情。阿丁花了好一阵子才适应了眼前的光线,看清楚了眼前的纸箱画成一只狗的形象,在底部还有可以活动的纸皮狗腿,在头部的地方贴了一个银白色长发,雪白肌肤,水蓝色瞳孔露出温柔笑容的美少女头像。

1-2

“在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的小岛上,我摘了一个月的草莓,比起在隔壁新西兰北岛的做包装厂的工作可有意思多了。
草莓农场很大很大,草莓长满了整个山头,在这里我感受到了极致的自由,完全没有人管你, 一开始是集合80个人去的,等到说停止不干的时候,可能农场上只剩二十来个人了,很多人下午一点就都溜了,两三点的时候山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但我有时候一干就能干到四五点,边摘边思考人生,我该怎么办呢?未来我该怎么办呢?
我有时候也会跟旁边的工友聊天,我今天碰到了一个泰国来的大妈,大妈来了很多年了,每年都来这里摘草莓,大妈虽然长得矮矮地,手上的动作却是飞快,摘完也会再往我的塑料篮子里丢几个。大妈说她靠着在澳洲摘草莓,供她儿子读了常青藤。
农场边的露营帐篷就是我晚上睡觉的地方,这可不是为了露营,而是因为实在没有地方住。每天早上不用定闹钟,基本都会被冻醒,然后蹭别人的车一起去农场。早上起来我会弄点通心粉,拌点番茄酱,中午就够吃了。有的人说我何苦挂逼,我笑他们不懂生活。
很多朋友会问我,过去那种做房产中介的生活,一天卖一套房子不好吗?你何必为什么把自己搞到这般田地的?”

只见沙雾一直滔滔不绝地在讲述自己的故事,他的声音从不远不近的地方传来,但阿丁却发现不到是谁在说话,听着听着,阿丁发现声音是从自己正前方的美少女头像那里传来的,不加遮拦地放送到了自己的脑海。

“之前我当房产中介并不快乐,是我自己亲手哄抬了房价,这不是我想做的,我不是为了赚钱而活的,而且快乐是很难追求到,所以我们更多的其实是在追求意义。咦,好像时间不多了,朋友,记住你刚刚的仪式,你会再回到这里的,我一个强烈的预感,我想我们以后会再见面的。”

“对了,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意思是真实的名字?” 沙雾用极快的语速追问到。

“我叫阿丁,甲乙丙丁的丁。” 阿丁在最后时刻终于成功聚焦自己的念头,传递出了声音。

“那么沙雾不是你的真实名字吗?我要怎么称呼你?” 阿丁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你可以叫我小姐姐。”

“小姐姐?”阿丁心中一阵恶寒,一边感觉到身体一阵眩晕像是在坠入一个深邃的漩涡,身体在极度的不适中仍不禁地吐槽“这么低哑的声音,叫大兄弟还差不多。”

而在混沌的远处中,似乎传来了一句,“不,我不认识叫那种名字的人”。

再有意识的时候,阿丁发现自己躺在了操场的正中央,身旁五米都没有人,夜空还是那片熟悉的夜空,星星照常在闪烁着。阿丁坐了起来,环顾四周看了看夜跑的人群,分不清刚刚是幻觉还是其他。

阿丁恍恍惚惚地走出了操场的铁门,低着头凭着身体记忆向自己的宿舍走去,突然眼角余光发现一个长发高腰瑜伽裤的背影,正是自己追求了两年的女神,赫姑娘。

赫姑娘就在自己路线前方三米远处,跟闺蜜在挑选水果。阿丁下意识就要低头路过,但是身体不自主地向前冲去,抢在赫姑娘手前,拿到了赫姑娘要拿的那盒草莓,嘴里快速地说到,

“这种日本白色草莓是过度培育的典范,为了过白的色泽的杂交,舍弃了原种的果香。我在塔斯马尼亚的时候,路边长的野草莓,外面有美丽的桃色胭脂红,在阳光照射的地方,然后下面是乳白色,里面是纯白色,咬下去第一口是草莓特有的香气,然后有一种热带的味道,而不是像这种日本白草莓只有甜得发齁的糖味。说起它们的草莓味,不得不说起来它的曾祖父,智利的品种……”。

赫姑娘一脸错愕得看着阿丁,似乎在震惊怎么会有人抢她的食物,又似乎在惊讶阿丁,这个曾经不善言辞,看到她只会低头脸红的,只能在网上夸夸其谈的人,怎么会现实中这么的大胆,而且自信。

这会儿阿丁似乎也从身体这种不受控制中解脱了出来,迅速回复到了平常的状态,把草莓放下,低头转身向远处碎步走去。

赫姑娘也回过神来,与闺蜜四目相对,相视同时噗嗤一笑。

远去的阿丁听到身后传来的嬉笑与打闹,心中一阵暗喜,她对我笑了,我把她逗笑了,孩子跟她姓也挺好的。没开心多久,阿丁心里却是暗暗一沉,刚刚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除了“塔斯马尼亚”五个字,其他的关于草莓的知识,他甚至都没听过沙雾提过。

2 个赞

淑薛芬你好

1 个赞

爬爬群,紧贴时事呀

1 个赞

啊这届观众不行,啊没人追捧严肃文学,坏死了

1 个赞

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1 个赞

泥潭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看得我如梦如幻。不知道阿丁上大学还能办信用卡嘛。聚环爬行通过返祖行为进行潜意识交换,想必买草莓那段也是交换后的意识残影。

这段是否在影射我潭著名网友大兄弟分身众多,造成一种好像人人都认识大兄弟,但大兄弟到底是谁却鲜有人知的境况。

这风格可称之为web3文学。 :mobaidalao: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