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洋葱村的故事

我的故乡,是一个被群山环抱着的小镇,坐落于山麓脚下。
唯一通向外界的是几个小的隧道,隧道的这头是镇里的人负责把守,说是怕外界的野兽来滋扰我们的生活。
我们小镇世世代代以洋葱加工业为生,加工好的洋葱从小隧道里送到外面,换一些外面的东西。大家靠着努力的切洋葱,就可以换到很多隧道外的东西。所以大家从刚会走路开始,就要练习切洋葱,谁切的洋葱最熟练,谁才能受到洋葱大师的私塾邀请,去进修洋葱切割技术。因为洋葱大师只有一个,所以学习洋葱的位置很有限,原本洋葱大师只是想分享探讨洋葱的切割技术,但是大家都拼了命的想要进去,因为只有得到洋葱大师的真传,工厂才会雇来切最好的洋葱。所以整个小镇的家长,都从孩子还没出生开始就给他们闻洋葱,刚出生就要学会如何切洋葱,如何切的又细又好。可是很多孩子经常睁着清澈的双眼问“爸爸妈妈,我们为什么要拼了命的学切洋葱啊?切的好有什么用呢?”这时候父母只得尴尬的笑一笑,然后说“孩子,这都是为了你好,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别人都在学切洋葱,只有你不会切洋葱,别人以后都可以进洋葱厂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干一辈子,你切成这样只能去流浪!”
每个家长都这么说,口口相传,孩子们慢慢的也都麻木着变成了他们的父母,继续告诉孩子这些口口相传但是不知所云的东西。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可以进入洋葱厂上班,这里有了很多辅导切洋葱的辅导班,几乎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切好洋葱——除了那么少数几个人!
随着洋葱贸易越来越大,很多小镇村民选择出去隧道帮助做生意。这些人经常神神秘秘的,带了很多东西回到小镇,却也不说哪来的。孩子们都很向往,但是家长这时候就告诉孩子“切洋葱的工作又稳定又好,不要听那些人胡言乱语。他们都是切不好洋葱才出去隧道的。”
与此同时,最早一批出去的洋葱镇村民发现,他们的洋葱被廉价卖给了外面的人,外面的人给了一点点钱,就买走了大量的洋葱。拿这些钱才能换点外界的东西。而在外面,根本就没有切洋葱的工作,因为全世界的洋葱几乎都是洋葱镇产出的!而外面的人低价收来的洋葱只需要简单加工,转手一卖价格就是几十倍。
他们垄断了洋葱镇的洋葱,于是越赚越多。
而洋葱镇的人们觉得他们不学无术,洋葱都不会切像个二流子。
可是殊不知,洋葱镇的人们无论切再好的洋葱,工作岗位永远就是那么几个,每个人都从小学了一脑子的洋葱知识,他们一般很难再融入隧道外面的世界了。而他们永远也不知道,无论他们再努力,切洋葱切的再快再好,需求和岗位都是固定的,而他们的劳动因为廉价的出口而变得更为廉价。
可是大家不懂,还是认为切个洋葱都能争得你死我活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切洋葱切得不够好而不是学切洋葱学得再好,机会就这么多,内卷永无尽头。

7 个赞

噢 下一个

噢 下一个

1 个赞

哇想到了著名托福阅读文章 Netherlands the tulip bobble exploded
洋葱镇的人应该是住在洋葱形:onion:的house里,整个小镇地图也是洋葱:onion:形状的。。。

1 个赞
1 个赞

那是托福听力文章

1 个赞

哦对吼,我记错了,是知名听力文章,有关经济学的

2 个赞

大兄弟现在的热度好弱,需要出几篇新的挂逼拿八国绿卡七国护照的的攻略了 :cry:

太无聊啦,能不能整点新东西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