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忧郁症患者求了结

不知道发这里是不是合适。

我高一时出现了抑郁症的各种症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觉得不开心(当时只知道用不开心来形容)。同学老师说起来就是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耷拉着脑袋,我们又不欠你的钱,每天给别人苦瓜脸看干嘛。没有任何一个人意识到问题,当然也没有任何人提供帮助和心理辅导,高二那年要跳楼时一把被化学老师拉住了。后来在浑浑噩噩到情况下捱到了高考结束。大学时上到心理学课程让我深入了解了“抑郁症”这个词,跟心理学的老师私下聊了几次,她的业余诊断也是抑郁症(有躁郁症的可能),考虑到很多情况,她建议我去精神科挂个号看一下,但是我没去。

一转眼又捱到了大学毕业,我身上的伤疤也是指数级地增加了很多。题外话,我基本上没有拿着刀划自己的经历,都是用刀切菜或者开快递的时候心理想,如果我被刀划了会怎么样,然后下一秒就划伤了。

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我的兴趣爱好开始向各种极限运动发展,比如山地车速降之类的,有过几次触碰死神的经历。后来阴差阳错地来了美国,各种极限运动也是继续上演,之后医生的说法是我在寻求被动了断。2017年时off-roading,这次没有意外发生,我也就是把车停在了山顶上,想着是不是要直接开下去算了。那是自高中后第一次有了主动了断的想法,被风吹醒时,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下山后我开始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吃了一年药,虽然没有各种危险想法了,但是人也是如同行尸走肉。然后我自己把药断了,因为是在是影响性欲,一年都没射过精,偏偏自己又是那种一天可以撸管三次的人。再者自己也是想看看到底停药会怎么样(医生说的慢慢停)。停药后坚持了大半年没什么事。2019年二月的时候再度发作,在家里一个月没出去。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了。然后就回到了吃药前的状态,每隔四五个月一次,每次两个星期左右。

最近几年也是浑浑噩噩的活着,今年元旦后一直在想怎么了结的事情,以前可能真的是有所顾忌和牵挂,现在只身一人,大概时候是快到了吧。

1赞

我有过很多跟你相似的经历,警察把我送到急诊两次,然后转到疗养院,其实也就是精神病院,每天吃一颗药可以睡两天。曾经那段最黑暗的日子,我也很多次想过自我了断,不过我最后还是选择同抑郁症继续斗下去。每个人的人生都会不同,很多人注定了要艰难地走很长一段路,其实我最后想说的是,你千万不要放弃啊,千万不要放弃啊,你现在看到我的留言,你要知道有人跟你感同身受。

11赞

朋友,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地方你没去过,很多人你还没认识,很多美食你没尝过。

5赞

积极治疗,该换药换药,该调整剂量调整剂量,不要有思想负担。

亲爱的,不是我。我想你是在回复楼主。
希望你能遇到好的医生,得到更专业的治疗。

有些抑郁症的药是没有太多影响性欲的副作用的。而且一般不会所有药都会影响性欲。
我建议你去和你的医生好好谈谈,把你吃过的都告诉他,然后一个个排除直到找到适合你的。抗抑郁药太多了,导致一般医生都会选一个顺手的做起始治疗,然后遇到副作用再一个个排除。

我也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曾经。那时我也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作业被那时的室友偷了),有想过已死明志。但是那时因为我已经是个基督徒,于是我就祷告并且去教会求神带领以及和弟兄姐妹交流。我觉得的确那时是神救了我。所以我会给你两个建议。 1 抑郁症的确得去医院并且吃药,有些抑郁症的药可能没有你说的这种副作用,我曾经也有被医生配过虽然那时不是因为抑郁症,但是那个要可以治疗抑郁症。 2. 看看你身边有没有基督教的朋友,可以向他们寻求帮助。当然你也可以联系我和 @SamuelYin,我们两个都是基督徒,或许可以给你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2赞

我看到你到留言就哭了,上次哭还是一年前。

@999, kakaru, robinzixuan,谢谢各种提供换药到建议,我是换了五种药,其他的药是引起腹泻和食欲减退,算起来性欲减退的副作用最轻,最后选了这个。医生说她手头可以给我选择不太多了,要不就给我开opioids,我没同意。停药也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医生说控制住一年后就可以慢慢停药,如果没反弹就是最好的了,但是根据统计数据来看,概率不大。我自己的感受是吃药时整个人都是行尸走肉,停了几个月后才有人的思想。

@23rj-as 谢谢你的关心和建议,但是这个真的没用。因为我真的不在乎没去过的地方,没认识的人和没尝过的美食了。

坚持吃药,和医生保持联系,你可能没有找到让你信任的医生。千万不要自己停药,千万不要。。。有太多身边擅自停药的人的故事。不要放弃你自己,不要放弃你自己,不要放弃你自己。

不能轻生,见过抑郁症很重的病人,试图自杀多次,也能在药物和其它治疗方式的帮助下,恢复正常生活。这个毛病停药后容易复发,重新服药后又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起效,的确very frustrating. 希望你挺住,有啥不开心的和朋友说,和楼上有类似经历的聊,来群里发泄都可以,我们都会尽力帮助你

1赞

MAOIs – phenelzine, selegiline, …还有一些
TCAs – amitriptyline, doxepin, …还有一些
SSRIs – fluoxetine, sertraline, paroxetine, fluvoxamine, citalopram, escitalopram
SNRIs – venlafaxine, mirtazapine, duloxetine, levomilnacipran
Other – bupropion, trazodone, vilazodone, vortioxetine

常见抗抑郁药,相信我,总有一款适合你。不知道你试过MAOI类的药比如tranylcypromine或phenelzine,效果极好但是一般医生不熟,不敢开。
我推测你的医生给你试的全是SSRI,可以看看bupropion,MAOI之类。最次也可以试TCA

1赞

晕死,都在这个论坛上了,想想自己还有这么多的MR,UR,TYP和里程没用,应该连念头都没有

11赞

吃药是很passive的,生活太单独和缺乏理解并且能和自己在一起的朋友和情侣,一个人时间太长会很孤寂,对做什么都会失去兴趣,对于抑郁者来说,那些什么没做过没吃过的都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关键是是生活没有motivation,只是感觉为了活着而活着,而且活着每一天都很痛苦,在结束和不结束之间徘徊着。想死也没有勇气,还有最后社会那点道德的束缚感。最后能下定决定的,也就走了。

来,我们一起做个伴走吧

换医生,我有朋友曾经也是换药期间很痛苦,后来就好多了。前面是有光的,再坚持一下。

好啊,在哪里,说不定谈的拢,大家开心了就都不打算走了,你缺个伴,我也缺一个,赶上这个疫情确实不好找个说的到一起去的人

1赞

在西海岸。

二十年了,我觉得自己能放下了,实在是太累了。

朋友 跟我说说

无论是生活上,学习上,事业上,爱情上

有什么事值得这么不开心的

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人顶着

年轻时多犯点错,也都是人之常情

再说了,你也没犯什么大错,何必这么折磨自己呢

---
我年轻时也是一名抑郁症患者

还有好多p没有打

1赞

我在西雅图啊,需要聊天找我啊,抑郁者就是缺个伴,缺个能聆听的伴,心里医生还要付钱,更抑郁,我这个不用付钱,你随便聊

能理解,想去死的都是一直在说服自己所有都能放下,还没去的就是还有那么一点点放不下而已。都放下了,也就能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