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没来得及发的除夕读诗

本来想回那个除夕发帖说自己玉玉的老姐,但那时咱不是被封了嘛,没回复成功。完了今天已经过了时,就发个主帖。

可以读诗。

《除夕感怀》
断送古今惟岁月,昏昏腊酒又迎年。
谁知羲仲寅宾日,已是共工缺陷天。
桐待凤鸣心不死,泽因龙起腹难坚。
寒灰自分终消歇,赖有诗兵斗火田。

然后大概解释下,当然我不保证我解得对,完全可以有不同看法。
第一句看字面意思,没啥可说。但“断送”、“昏昏”奠定了全诗基调,显然不是一个安定祥和的大好氛围。
第二句羲仲是尧的大臣,传说参与历法制定,尧让他迎接日出,测定节气。所以“羲仲寅宾日”,很好的意头。春节嘛,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宾日嘛,见日之光天下大明。但一转攻势——“已是共工缺陷天”,又拉回来了。共工的故事大家很熟悉。看似太阳照常升起,然而底下共工怒触不周山,已然四海鼎沸,天残地缺,何喜之有?
第三句,先来看诗经,“凤皇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毛诗传注解说这是君臣相得天下太平,祥瑞纷呈陆续有来,也有凤鸣岐山的引申——好得不得了属于是。近世中国也有招商引资的口号叫作“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但——凤凰没来呢?梧桐只能等。咬牙苦等。人纵有痛也前行迎接他朝,这心不变。而“泽因龙起腹难坚”所谓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那龙飞走以后呢?水不灵了嘛。空虚了嘛。本来肚子里有条龙现在没了嘛。我认为这里的笔意有点像“燕雀乌鹊,巢堂坛兮。鸾鸟凤皇,日以远兮”——但之所以要用龙,是由着“泽因龙起腹难坚”,才可以“桐待凤鸣心不死”——我仲未死,唔好意思, 你死我都未死吖!
第四句也就是最后一句,还是回到春节,回到除夕。团年守岁燃起火头是传统民俗。但“斗火田”显得不同寻常。火不是庇佑人吗?火焰燃烧不是令到这一家在新年如火升腾、兴旺发达、不是小好也不是一般的好而是一片大好吗?为什么要斗呢?有什么可斗呢?更何况,那些此前投入火中的物质,不止已经烧成灰,甚至连灰也再死过一次——分崩离析,消散于无了。

他寻找他最后的主人至此:他要变得对主人,他最后的神显出敌意了,为了胜利他要同巨龙搏斗了。
那条巨龙,那条精神不愿再称其为主人和神的巨龙是什么?这条巨龙名叫“你应当”。但狮子的精神说“我想要”。
“你应当”躺在路上,全身金光闪闪的,一头布满鳞甲的野兽,每片鳞甲上都闪耀着“你应当”的金光!
千年的价值在这些鳞甲上闪光着,“事物的所有价值,都在我身上闪光。”所有巨龙中最强大的龙如是说。
“所有价值都已经被创造了,我便是那所有创造好的价值。是的,已经没有‘我想要’的余地了!”巨龙如是说。
我的兄弟们啊,为什么精神需要狮子呢?那可载重的,有敬畏心的骆驼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创造新的价值——这也并非狮子能做到的:但是为了新的创造而创造出自由——这时狮子的力量所能做到的。
为自己创造自由,并创造出摆在义务前面的神圣的“不!”:为此,我的兄弟们,精神需要狮子。
获取面向新价值的权利——这是善于承载的,敬畏的精神最可怕的承担。是的,这对于他来说是场掠夺,是捕食动物的行径。
他曾经将“你应当”看作是最神圣的事物那样爱着:现在他必须在最神圣中找到幻想和专横,从而让他在他的爱中将自由掠去:为了这场掠夺,精神需要狮子。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6 个赞

厨子老师回来了!
不过 @a100 没了
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

这下,美卡传灯录了。

@林克臣

林酱是老哥(正论

恭喜厨娘恢复泥潭自由!

这句出格了,自字孤仄

1 个赞

这里读 fen4吧,意思是料想,自以为。
比如“自分已死久矣”
格律诗里好像孤仄并不是大问题,相对来说孤平则严重很多

感谢楼主分享和注释。不过为啥不在文艺板块 :laughing:

因为我超喜欢生活版(正论

生活区一年到头都不看的 文艺区偶尔进去也没啥更新。不如两个区合并算了 :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