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罐车混装事件,大家说美国会不会也有

“罐车混装”绝对由来已久,我确信曾在十几年前吃出过“煤油味”

十几年前,有一次我们兄妹回乡下看望父母。母亲做了一大桌菜,过程中我妹妹忽然问我妈,老妈妈是不是把煤油灯打倒了,咋个炒菜里带有一股煤油味。

一桌人齐齐反应过来,就是就是。

我妈很生气,说家里已二十几年没用过煤油,哪来的煤油灯。

我们各自端盘菜凑到鼻孔下嗅,并无煤油味;又用筷子沾了菜里油放舌头上品,也没有品出煤油味。

但在吃的过程中,又总觉得菜里有煤油味,若有若无,时轻时重,虽不明显,但难以下咽。

于是把有煤油味的菜撤下去喂狗。

这事我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我母亲当场被气着了,她啪地把筷子拍在桌上,骂我们嫌她的厨艺,叫我们滚蛋。

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表达了事实,说最近几天吃的菜都有煤油味。

我母亲也反应过来,说硬是怪眉怪眼的呢。

当时没人往食用油上想。当然,现在也不敢断定是食用油的问题。

实话说,我之后就再也没吃到过煤油味。但其他异味,却吃到过好几次。为此在饭馆与老板拍桌也有过一两回。

之前我父母种责任田,每年会种一亩多油菜。打下油菜籽后,母亲背到三四里外的郑家油碾上去榨油。榨好后通知儿女们回家拎,那些年我们各家吃的油都是母亲现榨的。

自从二十多年前我父母失地搬迁到乡场集中安置后,他们自己吃油都在集镇小超市买。

“罐车混装”披露后,全国震惊。我一下子想起这件事情,不由得阵阵反胃,尽管过去了十几年。

谁知我的身体里,经年累月,堆积了多少“煤油味”的残留物?

https://m.toutiao.com/is/i67pq1fk/

1 个赞

2 个帖子被合并到现有话题中:罐车运输乱象调查—卸完煤制油又装食用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