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个暴论: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有感于隔壁对于教育资源是否为零和博弈的讨论:

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重点错了,因为大多数朋友的关注点是“个体能够获取多少教育资源”,因此来考虑零和问题,但我要说一个暴论:

在全社会尺度来看,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并且选拔人才。

然后如果我们假设人有自身阶级向上跃迁的欲望,只要当社会资源增量不足以满足上升的人口时,卷就是不可避免的。在东亚注重教育的文化圈,教育上的卷是这一社会现象的直观表现,因为需要不断困难的选拔模式(考试)来筛选人才,但所导致的教育内卷化并非原因。

这种卷放到高等教育层面,并不一定是体现在对教育质量的追求上,而是对于学校名声、专业的卷,在中学阶段那就演化为做题家等等。

因此教育卷不卷,得看整个社会资源分配方案卷不卷,我们不妨假设有一天中国的大学生都能比较容易充分就业,那么可能就不需要挤破头进入高端大学。如果教育不公平的现象能够得以缓解,那也就不需要衡水模式了。

所以我对教育是否零和这个问题的看法是,要看教育的结果是否零和,如果读完书出来之后对于社会资源的争夺是零和博弈(增量小、抢存量),那么教育将不可避免地卷。

5赞

简单的说:少些野蛮人

3赞

这个就是“培养”蕴含的目标啦
但是在一堆不再是野蛮人的人中如何识别出人才,就是选拔作用了

我觉得美国基础教育(起码公立)没啥培养和选拔人才的功能,感觉就是教给你一点足以应付生活的必需知识和所谓的公民意识?

诶这样看起来好像也有道理……我还是想说generalized的教育:joy:

1赞

是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 就是有一天所有人都没啥好工作 那也就没必要进高端大学了反正毕业了依然没工作:joy:

我的看法是贫富差距大+相对公平的选拔方式导致了几乎所有东亚人都对高考这条路异常重视… 这两条哪一条变得不一样了 都可以让高考的体验变好一点… 当然最好的是贫富差距变小,而不是看成绩选拔变成举孝廉:joy:

6赞

素 质 教 育 :sweat_smile:

倒霉的是,贫富差距小对大国恐怕不太可能了。小国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做到人人都富裕,大国的话就做不到。
所以我还是希望这个相对公平的东西一直存在。

我觉得这个也可以进一步拆一下成
1)兜底的素质够用(提升人口lower bound)
2)尖端人才的选拔能促进进步(提升人口upper bound)

现在国内的状况感觉更是教育发展和经济/产业发展不平衡的感觉。几十年前都低,所以还比较match。。现在一高一低,资源错位,而且确实上升通道没有完全关闭,于是就只能卷了。。

听上去有点像入关学?就像是如果中国人今天能像欧美一样有足够的话语权和定价权,我们也可以过舒服日子?

我认为尖端人才的培养其实是外包给美国了 :dog:
当然这样做也有弊端,是历史情景下的不得已而为之

1赞

和入不入关问题不大:joy: 就是朴素的资源总量与分配方案的关系,简而言之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亚里士多德传统的古典教育主要是释放个体的内在潜力,启蒙运动之后附加了培养基本公民素养/社会化,工业革命带来培养职业技能的功能,马克思以后开始从流动/再生产角度审视教育(自古以来的)筛选功能。

作为positional goods的教育资源分配,假设总量不变的情况下是零和博弈,假设总量改变的情况下可以使用trickle down的论证逻辑。讲流动主要是从positional goods来讲。

不作为positional goods来看,那就是另一套故事了,完全有理由为了教养/卓越本身的目的坚持精英教育或者贤能制(meritocracy)。高等教育还是有这个传统在的。

对这些功能间彼此关系及重要性的理解,会孕育出极不同的制度安排,例如该不该为了社会正义牺牲merit,牺牲多少,怎么平衡。整个教育哲学、科学、政策都在争论这些问题,相信各位也有自己的理解

10赞

对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只能去把隔壁美帝的“拿”来 :ghost:
总不能指望中国把黑河腾冲线的左半边再来个高度大开发吧

所以就是尖端人才那边的mismatch目前也很严重。。

发展的问题靠发展解决嘛,现在还是要把蛋糕做大

如果是自然资源的话,去非洲~

某地的回答:教育的目的是当程序员抽H1B然后拿绿卡

4赞

所以最近要开始进口坦桑尼亚的大豆了,非洲肯定是未来的发掘对象,现在的产能转移还不够

简单粗暴地说,只要GDP还在增加就不是零和吧。
现实一点地说,只要GDP健康地、不是畸形地持续增加,那就不是零和。
如果抬杠地说,那么根据遍历性,截取任意时间段,选取任意团体,总有零和的时候。(比如白宫总统只能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