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0214下班后

背景:0214是NSC一个极其严格的EB1杀手的编号
作者:不想被二爷revoke case的匿名作者
正文:

二爷回到家,刚走至门廊处正准备开门,忽然听到卧房里隐约传来一个男子低沉的嗓音和他老婆一阵阵放荡的笑声。。。

二爷心里和胃里同时一阵翻江倒海。他真想回到车里拿出他那把祖传short gun一脚踢进门突突崩了这对狗男女。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他默默得回到车里,点上一根烟,却并不敢开空调换气 ~~ 车一发动,邻居肯定就发现他回来了!明天早上取报纸的时侯一准又要用怪怪得眼神看他。二爷这么多年已经受够了这些眼神了!受够了!!

过了许久,屋内的欢声笑语停歇了下来,接下来是哗哗啦啦的流水声。二爷又点了一根烟,估摸着这支烟就差不多了吧。果然,一会车库前的自动感应灯亮起来了,老婆的红色保时捷倒着出库一溜烟儿开走了。二爷这才挪动身体打开车门,在中部大田野特有的清香空气中伸了个懒腰,有点点狼狈地走回前门,打开门消失在了屋内。

咕噜咕噜,肚子叫了。原本这颓废了一天的二爷此时却没有什么心情觅食。他一把拉开冰箱,看到昨天吃剩的披萨:pizza:~~是女儿周末返校前一家人的最后一餐。他小心得拎了一角出来,又顺手从冰箱门儿提了一瓶corona extra, 走到客厅,一屁股瘫倒在沙发里按开电视看起了breaking news.

许久,车库的门又响起来,老婆的高根鞋滴滴答答地就进了门,接下来是钥匙落盘和包包掉在地上的声音。同样疲惫的老婆甩掉高跟鞋,身上的红色长裙也不规矩起来。她看了一眼电视,随手也拉开冰箱门取出一听啤酒,陷入二爷左边斜对面的单人沙发里,一双大脚跷起放在咖啡桌上,目光仍盯在电视节目上。她轻描淡写地问道:今天回来这么早,没有加班?

“加班?哼”,二爷苦笑一声,除了他这个怪痂,他们部门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加班。那些揣着政府铁饭碗的老油条们,每天别说加班了,让他们干够6个小时都要谢天谢地。每天早上九点半办公室里人稀稀拉拉,一到中饭时间几个小年轻的振臂一呼整个楼层风卷残云般得人跑得无影无踪。到了下午三点半这群废柴就坐不住了。四点刚一过,接孩子的,和人约好去约炮的,看球的泡吧的,呼拉呼拉全走了。要说也怪自己这身体残疾,虽说外表看不出什么异样,但同事们心里多少都有些瞧不起自己~~唉,也不能怪人家,毕竟这保守大红州,观念跟不上。但好歹自己是个生物意义上的正常人,比二楼收发室那个transgender 强多了。可惜二楼那个二椅子都有一票好朋友:two_women_holding_hands:自己辛苦干了二十几年,现在一把年纪了还到处被同事欺压,那些deadline 紧张的pp case动不动就被主管塞到自己queue里[footnote 1],一不小心miss了就要挨白眼。唉,好在他们不在乎质量,刷刷批完了事拉倒,要不然我可真是太惨了。。。

二爷从小生长在虔诚的宗教家庭,自然不知道遥远的中国古谚~~虽然这些年纸上打交道的中国人还不少,但从来没有人在case file里教过他: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事实上,他每天主动加班的事情都被主管看在眼里,早就被认定是部门“最好使的一个NPC”, 这才有了批不完的pp case. 可这也不能全怪二爷。他和老婆早有协议,双方保持open marriage, 共同扶养女儿,除此之外老婆无论在何时,何处,和何人做任何不违反法律的事情他都无权干涉。为了避免今天这样的尴尬,二爷一般是能蹲多晚就蹲多晚,就造成了自己爱加班的假象。

其实自己孤独终老也许是更好的选择。无奈二爷出生在宗教家庭,离婚那绝对是神无法饶恕的罪行。也怪自己当年,迫于父母家庭和族群的压力选择了结婚,结果不出半年自己隐藏多年的小秘密终于在老婆面前藏不住了。好在老婆也算通情达理,痛快地签定了协议,保全了自己的面子,直到部门那个和老婆date过得可恶黄小子酒后居然在年会上把秘密告诉了其它同事。。。想到这里,二爷咬紧了牙关。

“今天过节,部门同事一半下午没上班,我呆着无聊,就早回来了。”二爷没精打采地回复老婆。自打过了圣诞节,已经两个半多月没什么有趣的节日了,部门这群鸟人每天也无聊得蛋疼,好容易有个由头翘班,不管有没有对象儿的一下全跑光光了。二爷憋屈得咬了一口披萨:pizza:。其实也不能怪老婆,最近几年她已经很小心不打扰二爷的感受了,而他的接受能力也越来越强,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前几年那次的事故了

那还是2014年的时候,有一天二爷照常工作后回到家,手里提着一张DVD 想趁今晚女儿去camping 可以和老婆一起看看电影聊聊天。结果一进门就撞见一个眼镜男光着屁股背对着他,而老婆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他和女儿日常吃饭的饭桌上呼哧呼哧地在眼镜男下嚎啕。二爷一瞬间气血上涌失去了理智,拿起手中的光盘不要命一样得往眼镜男头上砸去。结果眼镜男头部没有受伤,却吓得心脏病发作了。二爷的老婆也吓得尖叫不知所措,最后还是热心的邻居正好路过赶来又是做CPR又是打911才救了眼镜男。好在眼镜男为人宽厚,是附近大学的生物学博士后,也不懂追究二爷的责任,二爷这才全方位脱身。

此后,老婆办事就尽量小心,能避开二爷就避开二爷,可毕竟年龄大了,需求总是有点旺盛。好在附近又开了一个大IT公司,总有些饥渴的年轻码农data science AI科学家什么的在镇上酒吧晃荡。这些呆子别看搞工作一个个精得像猴儿,在二嫂这种中年熟女面前就傻得像狍子一样。二嫂这两年date了不少这些高科技精英,也不知道为什么,找他们总会有种奇特的精神满足感。二爷虽然不过问二嫂的私事,但交谈的言语当中还是捕捉到不少二嫂交往对象的信息。他想,IT行业也好,至少不像搞生物那群小子,整天和老鼠打交道,可别再给我整个鼠疫杆菌回来。~~当然了,二爷高中毕业就没再读过书,鼠疫杆菌这回事儿是不知哪次从审过的case里看到的。总之在他眼里,学生物的就是一群老鼠精!呸!恶心!

两听啤酒下肚,二爷似乎来了兴致~~ 当然,不是那方面的性致,二爷从小就没有过~~二爷表示很想和老婆多聊聊,虽然他生理上不行,但有时候老婆和他慷慨分享细节的时候似乎能刺激二爷的大脑分泌较多的多巴胺。二爷走到冰箱那,把一整提啤酒都拎来了,主动打开一听递到老婆面前,而老婆摆摆手说不喝了 晚上已经喝过红酒:wine_glass:,再喝就要头痛了

“今天这个家伙还是附近A公司搞机器人那小子吗?”二爷舔着脸问,“我上次在Panera 吃午餐还见到他呢!” “是吧,我最近没see其它人,还是老熟人,放心,也不会打扰我的家庭生活,”老婆起身到厨房给自己压了杯咖啡️,“不过以后我不会再见他了”。

“为什么,亲爱的?”二爷本以为能听到点劲爆的材料以帮助自己可怜的多巴胺分泌系统,听到老婆话风一转,不禁失落了几分

“这小子说他最近拿了个大package,要搬到加州发展,以后应该不会回来了”。“哦,”二爷若有所思的样子,为了谈话的继续,又随口问到,“哪家的大包裹啊?”

“天太晚了,亲爱的你该睡了,明天还要上班,”老婆已经换上了宽大的睡衣,曼妙的曲线在丝绸的遮盖下若隐若现。她把咖啡放入洗碗机,又倾过身来吻了一下二爷的额头,接话到:“我也不太记得了,不过名字挺怪的,好像叫什么Google Brain [footnote 2]吧” (全文终)

Footnote 1: 据统计表明,pp并不能增加遇上杀手或0214的机率,此为一个myth
Footnote 2: 前不久,0214残忍RFE了一个Google Brain的三千引用的大牛的Eb1b.

1赞

抵制 trans-phobia 不覺得變性人有什麼不對
挺二楼收发室那个transg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