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吹,icc这块真的属于是被我玩明白了

原谅我标题党:yaoming: 转载

作者:隐姓埋名
链接:2019年之后在美国读计算机专业后在美国好找工作吗? - 知乎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A室友华5本学物理,不知道哪里的硕士,在实验室用opt干了一年科研,第二年为了opt extension,来icc培训了两个月,顺便上了个market,20年抽签截止的前几日找到项目,最后一天提交了抽签,中了。

B室友985本哥大硕都是CE,疫情之前找了个citi合同工,8W。干了一年,前两个月又找了bank of china和paypal。鸽了bank of China因为要onsite,只干paypall和citi的两份remote。

C室友985本,美硕,疫情之前就有工作,疫情之后找了walmart,两份7.5*2,后来嫌麻烦,辞掉了之前那份,我后来把他walmart的经验写到了我自己的简历上。

CC小姐姐,top200商科,是我们隔壁屋女寝的室友,一行代码都不会写,C成功通过帮她找到verizon合同工上位男友,9+的薪水,比C自己还高

插播一个CCC小姐姐,是隔壁另外一个女生,211本,top200硕,CC小姐姐一行代码都不会写也敢强行转码,就是受了CCC小姐姐的鼓舞,这个CCC小姐姐是真的拼,为了能找到工作,啥办法都试了,也是一行代码都不会写,自学java一年了,for loop还是不怎么会写。最后疫情期间去了另外一家icc,培训了两个多月,上marketing第一周就上项目了,然后干了几个月退回来了,于是又花了一周,又上项目了。很多人问,找到工作不会做怎么办,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有能力找到工作就完事了,这家不要你就换下家。setup environment两个月,划水两个月,退回来去下家,又是一波新轮回,来回多退两次,啥都会了。还别说,都说硅谷生活成本高,人家月薪7W,房租500,别问我在硅谷上哪租500的房子。我跟你说我在纽约都租的到500的房子,说tandon周围/纽约没地方停车,我天天开车去tandon,每次都必有免费停车位。就算一行代码都不会写又怎样,一样干的好好的,拼拼凑凑她都有一年工作经验了,我tm混到现在还都没有工作经验。人家现在不但在硅谷拿着7W的年薪,还有闲钱每月飞la,做医美。

D室友,疫情前在另外一家icc上了一年项目,因为疫情被layoff了。一直到今年三月才找到第二份工作,找了一份united health全职16W,永久remote。以及两份合同工,7*2。三份加起来,拼拼凑凑也有30W了,其中一份让另外一个只有一个项目的室友帮做。

DD小姐姐,美本美硕,双城+BU,学data,和B认识,和D刚好上一家icc是同一家,他们三个上家icc都是同一家。由B介绍他俩认识。21年三月之后,D帮DD面了一个10+全职。这个全职也是vendor推的,所以说vendor不一定只推合同工,也推全职。

E室友,211本,NYU的MFE,我校友。毕业第一年没找着工作,在亲戚安排的外贸公司干了一年,第二年为了opt extension想转码,亲戚给他介绍了我们的trainer。trainer带他转了码。疫情前上了项目,apple。疫情被layoff了,然后又立刻重新找了一个apple,之后这个apple的项目也停了。于是又找了paypal,这个paypal的组就是室友B进的组。俩人前脚一个出去,另外一个后脚就进来了。E室友在paypal滑水了一年,刷了1700多题。先拿了亚麻22W的包裹,干了半年,又面了google,拿亚麻的22w包把google的包比到了25W,现在去加州onsite了。他opt直到结束也没抽到签,挂靠了一个cpt就去google上班了。

室友EE,美本,抱紧了室友E的大腿,不太会写码,面试键盘显示器外接给E,自己就坐着看。E帮他拿了5个offer,他选了google和apple,薪水是6.5*2。没错,你没看错,同样是去google,一个人包裹25W,一个人6.5W。上个月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开车上硅谷去了。

所以说,以为合同工工资只拿全职一半的,醒醒吧,其实拿6.5/25的也有啊。

新来的室友F,是个小姐姐,985本,美硕,来我们这培训,同时找了另外一家纯代面的icc,vendor的面试全由公司搞定,client的final round就show了个face,剩下的全由公司找的人用远程操控电脑面过了,paypal,给7。据说那是家做了十几年的icc了,名字没听说过,以前只做印度人生意,说是这两年开始做华人生意,也是专门招了个华人hr,就开始疯狂招华人。然后她又自己在我们公司面了个强生的岗,只给6.5,毕竟是我司。面试要靠自己不说,钱给的甚至比代面的公司还给的少。反转她两份加起来13.5。我本来都打算等一毕业就让这家公司给我代面,钱多省事,躺着找工作了属于是。没想到直接就自己面了一个多月面过了。当然,面试自己能面过也是有好处的,可以不求人嘛,一毕业就可以跳槽直接联系vendor,找10W起步的合同工。我司是坚决反对代面的,icc介一股清流,不白嫖它然后跑路我觉得都对不起自己。招的人学历也是突出一个高,是我目前见过icc平均学历最强的,985/藤校/top30一堆堆的。

最后说说我们trainer。他那个年代,大概三四年前吧,icc还都是像他那样从不知名二本院校毕业,来美国读不知名硕士的人,他当时在这家icc自学了一年,找了一份verizon的工作,一干就是三年,薪水是13,最近跳bloomberg全职,senior起步了。

在icc做trainer期间,也就去年,把我们一起培训的学员转成了老婆,然后帮老婆面试,面进了google全职,于是又是一个帮老婆找到工作,收入比自己高的例子。然后老婆不会写代码,手把手教了一年,实力突飞猛进,期间还自己找了第二份工作,俩口子三个人干两份。一年存款直接在新泽西给了个首付,结了婚。

还有好多人,我就不一一说了,因为期间人太多,有些都已经记不清了。回国的也有。但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太焦虑了,就回去了。20年4月份到11月期间是真的很难很难。

一过那个时间段就好了。

3赞

转载,接1楼

最后说我自己。

由于我本科毕业就来了icc,然后又由于疫情的原因,搁浅在了icc,期间又换到了另外一家,就有机会了解到了icc的许多人和事。

不是我吹,icc这块真的属于是被我玩明白了。

身边会不会写码的人,都是各种花式找到工作。

先说19年本科毕业时我去的第一家icc,这家icc的人学历都是正常的,一般都是普通一本或者二本,美硕从不知名院校到top200的都有。当时我们培训11个人,期间自己找到工作跑了两个。上market时剩了9个,卖出去了6个,钱只有5.5,大多数都是去不知名公司,最好的那个就只是去了PWC而已

拖到4月份疫情正式开始,全面work from home,

剩下我和另外两个,

我们三个实在太菜了,真的卖不出去,

我们都好绝望,

其中一个是美硕无排名院校,国内几本不知道,接了腾讯30+rmb的包裹回国了。

另外一个是普渡本,原来不会写码,去了另外一个icc,认认真真,潜心学习了半年前端,一来前端本身简单一点,需求也大,二来他基本上前端面试的代码能自己写个七七八八,然后别人帮忙support一下,搜搜题就过了。于是21年12月份左右顶着疫情卖到了Tesla,6.5。干了半年因为抽中了签,被Tesla转正,包裹应该是13+。

然后我也去了另外一家icc,这家学历就不正常了,985本为主华5C9都不少,各种藤校top30。就是我现在呆的这家,并且转了Java,之前是.net。当时面试少了很多,原本一周有好几个面试,变成了一个月只有一个面试,而且背了很久的八股文他们也不问了,就这样,我从四月到九月期间,面一次paypal,两道leetcode原题我没做出来。面了两次苹果,一次是挂在了vendor的八股文,一次过了vendor到了client又是两道leetcode,我又没做出来。两次leetcode我都搜题了,但是由于没做过,当时都搜不出来,面完以后我就搜了出来。

疫情之后的面试难度和疫情之前完全不一样,因为疫情之前就只需要吹牛背概念,就和国内面试那样,牛客上搜搜八股文,照着读就能拿offer,就算问算法也是几道比较常见的题目,一搜就能搜出来,不搜的话,其实背也都背下来了,反正不问follow up,写出来就算过。但是疫情之后,client那边的面试直接就上各种偏门的leetcode mid,哪个题目踩的多就问你哪个题目,要知道,很多人是看到了踩得多的题目就不做的,OA是leetcode hard。他们面试当场就直接说,我知道你没有5年工作经验,不过没关系,我们现在面试难度是按照大厂19年之前new grad全职面试的难度来的,题目你能做出来我们就要。

另外这其实也和我从.net转了java有关,java面试本身就硬核,相应的client也好许多,基本最差都是500强,反正面试不但少,还难上加难。

我还认识疫情之后来的一批人,有5-6个吧。俩neu硕士,回国了一个,另外一个找到工作了。然后一个纽约州立本科,也找到工作了,明尼苏达双城本科,这个和我玩的比较好,后来去了那个Tesla小哥去的icc,也是做前端,也是认认真真学了一年前端,最后去了paypal,他面试是纯靠自己面的,没有要人support。他们都是等到今年三月份左右疫情好转了才卖出去,他们能卖出去是因为其中有一个因为是交大本科uwsc硕士,算法很强,leetcodemid的题目基本都是5-15分钟秒,于是被招去做了trainer,顺便supprot面试做算法。后面招的人,面试也基本全都靠他support。

疫情之后,support面试已经成了标配。

我其实4月份疫情一开始就准备申研究生了,因为硕士文凭在手,面试机会是肉眼可见的比本科生多。他们硕士一周两三个面试,我一周就一个。

我申了四所学校,一个挂靠学校,两个online master,我最后读了线下master。一来觉得疫情没有那么快好,二来觉得还是应该潜心认真学点东西,通过我的观察,发现就算是在疫情期间,有真才实学的那些人,也都是可以找到工作的。

我从2020年9月直到2021年9月,速刷了master的CS课。学了许多工业界常用的内容及框架。leetcode做到了400多题,有些没做过的题目,有时候自己想想也能做出来,虽然大多数还是不会。

然后我21年9月,也就是2个月前,master的最后一个学期,申请了fulltime cpt,直接叫公司把我摆上market。

因为据我观察现在市场上真的很空,去年许多人都回国了,疫情期间一直找不到工作的人在今年三月份一下子全都有了工作。

现在的人已经开始对offer挑挑拣拣了,要onsite的不去,尤其是纽约/硅谷的不去,反正各种鸽offer。

基本上大家都只想找永久remote的岗。

别人一般没工作过的,标配是5年经验的简历,我直接用7年,而且第一个项目直接写walmart,本来是不能这样做的,因为walmart是一家很大的client,写在简历上就相当于你放弃面它的机会了。

我这策略属于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了。

果然这招是有用的,面试的时候别人看我有walmart的经历,剩下所有的经历直接都不问了,看来他们是真的信了我在walmart干过,哈哈哈哈。反正省了我很多编故事的麻烦。我现在简历上5-6家公司,剩下的公司我连名字叫什么,在那里干过什么都完全不知道。

不过最后发现我仍旧过不了靠吹牛的面试,这个没有工作经验就是没有,确实吹不出来。

总之我9月份正式上market,面了大概一个多月,到现在,拿了三个offer,鸽了一个,接了两个,基本上是每天都有面试,面不完的面试。

还是老规矩,apple,paypal先来,然后又挂了,哈哈哈。bank of china挂了,ebay挂了,black rock挂了,大摩挂了,Tesla挂了,还有几家不知名500强也都挂了。

一通挂之后我就时来运转了,也就是上周的事情。

Cisco连着面了我三小时,第一轮纯leecode,第二轮第三轮都是聊天,聊着聊着就让我实现一下看看,我说我会multi thread就真的让我写thread,我说我会写restful api,发http request,就真的让我写一个cntroller然后跑起来发http request。我说我会kafka,就真的让我实现一个能处理并发的message queue,我也是醉了,这谁写的出来啊,结果我上网搜了搜,自己再想了想,居然就写出来了。

面完当天就给了offer。

可惜这是个day1 onsite的岗,而且还在san jose,属于是在硅谷旁边,Cisco总部了,那是绝对不能去的地方,公司有说去加州会涨薪,但是就算6.5W涨到7.5W,有啥用呢?我估计当天给我offer就是因为实在没有人愿意接这个offer了。

最重要的是我接着立刻就面了高盛第二轮,面完我就觉得高盛会给我offer。因为高盛两轮都是上来啥都不问直接就考算法,虽然是leetcode原题,但有follow up,还要自己用junit写unit test来测试自己的代码。test还必须是meaningful的,旧的test要在加了新条件的代码上还能跑通。面试官当场就说我面过了。我觉得我也应该过了,一小时三题,甚至还有hard,我觉得市面上不大有合同工能把这些都写出来。

果然等了差不多一周,也就是上周,高盛给offer了,remote till covid。

在这之前我还面了cognizant,cognizant是implementation partner,面试也是写leetcode,然后unit test,面完说我分很高,比另外一个小姐姐分高很多,于是强行把我加塞进去和她竞争paypal的一个位置,结果hhhh。然后矢志不渝的给我约了Caterpillar,这公司听都没听说过,上网一查,卖挖掘机起家的500强,行吧,既然是500强,那就面吧,然后又hhhhh。

最后cognizant急了,直接要给我办入职了,永久remote,没项目之前工资也照发。

于是我就这样莫名其妙整了两份remote,6.5W *2到手。我之后还有面试,adp进到final round了今天面,还有at&t,不过都要onsite,没啥意思。

总之,最后找工,实实在在帮到我的,还是那几百道leetcode题。

我掐指一算,从现在干到我12月毕业,毕业半年之内还算应届生,相当于8个月+summer实习,四舍五入算一年经验了。我甚至还能接着刷刷题,再以应届生的身份找一个全职。

2赞

刚知道icc remote接多份工薪水不比大厂ng差 :rofl: 反观某些血汗厂血汗组半夜oncall真是弱爆了

5赞

确实打几份工收入比大厂高,但是ng还得考虑一下career growth。倒是知道不少比较senior的人最近多打几份工,反正在哪里划水不是划 :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

感觉只有OPT ead 绿卡能这么搞, fulltime H1B 还能再搞几个part time H1B?

所以他们打多份工是找不同的vendor么?

update:看了一圈看懂了,是同一个vendor允许他们接多个offer。

工作不只是为了钱,还有兴趣和成长
contractor没有人对develop你感兴趣,多份contractor工作也很难focus在一个领域内做好
天花板就是L5了,时间久了对个人没啥好处
只看眼前的钱的结果就是严重的中年危机

像极了资本家给被剥削的工人画的大饼 :joy: 又不是所有人都对工作有兴趣

3赞

有些已经中年危机的人就很适合了 :sweat_smile:
我看他们打工赚钱我都羡慕,毕竟这么多年,划水技能已经点满了,四舍五入等于白嫖。
别人还在撸什么几百块钱retention offer,他们直接每年收入增加十万起步 :sweat_smile:

这是说给ng听的 :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

support面试是什么东西

1赞

枪手代答

没有那么绝对的
我对工作就没什么兴趣。但是兴趣这个东西本身是相对的,比如我极端痛恨写前端,憎恨写脚本,憎恨Python,但是写起C++来就还能enjoy一些。所谓兴趣无非就是矮子里面拔将军,但好歹是将军不是。

1赞

但人生就那么几十年,我又有很多工作以外的兴趣,在有高个子的情况下为啥还要矮子里拔将军呢?除非在工作以外没啥别的更有兴趣的事情了,那还可以理解

Mei姐你FIRE了别人还要谋生的啊……
如果可以不工作我当然就不用在矮子里面找将军了……

有些人还是需要工作赚钱的 :sweat_smile:培养一下兴趣工作起来起码没那么痛苦

2赞

我就是回复他说工作不只是为了赚钱的言论嘛,为了赚钱那不应该是选择钱多的选项吗?非要说培养兴趣不看眼前的钱有点自相矛盾了

1赞

我的意思是,大部分人还是比较难FIRE的,所以预计可能就是要工作30年。所谓的兴趣和不看眼前的钱,是在为这个30年作为整体来考虑。如果同样是不得不工作,那么目标就是30年作为一个整体,工作的性价比高一点,稍微有趣那么一点。只管眼前几年当然是不可取的啦

我觉得我应该correct一下我的说法:工作不光是为了眼前的钱,还要考虑长期的钱途和更少的痛苦(兴趣)

1赞

哥们码字辛苦了,就是能把数字的单位都加上吗?

1赞

短期钱多和长期钱多不一定一致啊。
比如我可以游走在好几个餐馆洗盘子,这样短期赚钱更多。
但是我也可以培养一下政治方面的兴趣,少打几份工,多发几个贴,多倒贴钱举举牌子,这样一旦绿卡下来了我就可以去更好的饭店洗盘子赚更多钱了。
当然如果我一生下来就是美国人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了(所谓FIRE :expressionless:

当然兴趣这个我也觉得可以理解成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没那么惨 :cry:

EAD这么搞是允许的吗?不是说只能有一个fulltime job登记在册?那别的工作怎么解释是合法工作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