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重访边城》中「那是我最后一次对从前的人牵衣不舍」这句话

原文如下:

(…)港战后被我带回上海,做了衣服穿,一般人除了觉得怪,并不注意,只有偶而个把小贩看了似曾相识,凝视片刻,若有所悟,脸上浮出轻微的嘲笑。大概在乡下见过类似的破布条子。当然没穿多久就黯败褪色了。像抓住了古人的衣角,只一会工夫,就又消失了。

共产党来了以后,我领到两块配给布。一件湖色的,粗硬厚重得像土布,我做了件唐装喇叭袖短衫,另一件做了条雪青洋纱袴子。那是我最后一次对从前的人牵衣不舍。

排队登记户口。一个看似八路军的老干部在街口摆张小学校的黄漆书桌,轮到我上前(…)

这句话看起来和上下文没有什么关联啊。我,高中语文阅读理解经常只能拿不到一半的分,只好请教大家。

3赞

从什么时候起,连农民也摒弃鲜艳的色彩,只给婴儿穿天津乡下女人的大红袴子

而在一九四○年的香港,连穷孩子也都穿西式童装了,穿传统花布的又更缩到吃奶的孩子。

鲜艳的色彩只有保守性的乡农仍旧喜爱

与下句呼应:

做了件唐装喇叭袖短衫,另一件做了条雪青洋纱袴子。

2赞

那是我最后一次对从前的人牵衣不舍。

我觉得这句话其实是一个比喻,意思是说,直到那一刻“我”还在眷恋着旧时代,对过去的人与事(包括衣着)依旧难以割舍,依旧执着地穿着旧时代的衣装。但是,终于“我”艰难地 came to realize 时代不同了,自己也必须改变了,必须 move on了。

这一句话上边的那段说的都是“我”对过去(衣装)的眷恋。那就是前后的关联了。

不知这是谁写的,但是如果是对“牵衣不舍”的理解,我觉得是一种比喻,画面可能是孩子牵着大人的衣衫,舍不得大人离开,或者是孩子舍不得离开大人

我们有用衣服表达亲密关系的传统,比如连襟一词,指的是姐妹所嫁的丈夫之间的关系,用连襟明显是为了突出这两位男士的姻亲关系

又比如同袍,断袍等等,前者据说最早出自军中,军中士兵穿同样的衣服。断袍绝交则意义很明显了

对“依依不舍”的另一种诠释 > 衣衣不舍 :laug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