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个马友友和帕尔曼合奏的幽默曲

学过乐器的考过级应该对这首曲子很熟悉了,相对比较简单的一首曲子没有什么炫目的技巧,但是这俩人绝了,感情诠释地层层递进细腻无比,从欢快到忧伤到高潮再到最后释然,大道至简举重若轻,太绝了 :sob: :sob: :sob: :sob: :sob: :sob: :sob:

3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