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鲁军谈"清零"

看到微信上转的一片文。

上海封城的惨烈代价和后果表明,病毒不可怕,清零猛于虎。清零之害,封城之祸,远甚于奥密克戎。

这两个月来,大上海因清零封城而引发的饿死家中者、跳楼或上吊自杀者、因急病无法及时就医而殁者、拉去方仓途中说没就突然没了的人,几乎无日无之,闻者多半已麻木了。至于经济损失、民生灾难、国际恶评,可以说铺天盖地,却无法撼动决策者的钢铁意志。

总之,清零没有能够清掉病毒,却清掉了改革开放,清回了计划经济;清掉了以人为本,清回了”政治挂帅”一一清零是纲,其他皆目;清掉了东方魔都的流金溢彩、精气神和自由之魂,换来的是“白卫兵”横冲直撞、“白色恐怖”,和“万户萧疏鬼唱歌”;清掉了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说好不封城,一夜就变脸;说好封四天,结果四十天过去了,还是解封无期),换来的是全社会失去“理性预期”,预期紊乱带来运行紊乱:脱序、失范、无良、尚黑;清掉了科学治国、依法治国(工作组一手遮天、予取予夺,怎一个“豪横”了得),到头来不是人民把权力关进笼子,而是权力把人民送进笼子一一人民失去自由,腐败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黑街道黑居委黑保供黑团购黑快递星火燎原⋯⋯

关于清零,今天老夫最忧心的是两件事:一是“上海封城模式”迅速向全国示范、蔓越,而且夸张、放大,宁左勿右,封没错,不封才错,封旗招展,狼烟四起,张家口出现一例阳性就“开封”,郑州出现两例就“全城静止”一一这般搞法,祸国殃民!二是上海“封城容易解封难”,“请神容易送神难”,几回内部通报的解封日子,最后都黄了一一理由是“清零尚未结束,市民仍须坚持”。

老夫此前最怕发生的事情就是:是不是只要清零不了病毒,上海就永远这么一根筋封下去了?犟驴可怕呀。老夫说过,上海人民拎得清,晓得结束清零必须给清零准备好台阶下(且要铺上红地毯),所以无论官廷把“清零”两字解释得如何天花乱坠、云里雾里,上海人都报以赞许的微笑一一因为百姓知道,“清零”的官释越是混乱,说明“清零”越是快要结束了;且,官释再乱,也脱不开一个宗旨:“没有”是清零,“有”也是清零;关键是“没有”和“有”的标准,官廷说了算。然而从惊蛰到春分,到清明,到谷雨,到五一,现在立夏都过了,还是封,还在封,没完没了,有专家预测一直要封到七月流火。

坦白说,上海封城实在是封得太久了、太过了、太蠢了、太恶了!封出了人命,封出了祸殃,封出了危机,依然“任尔东西南北风,咬住清零不放松”一一太可怕了!奥密克戎不会讲政治啊,它像幽灵一样在上海游荡,“其实不想走”,“其实还想留”一一那就留下呗,天不会塌地不会陷,为什么要用它来绑架三千万人民的正常生活和幸福安康、绑架一个巨城的繁华富庶呢?既然准备好了台阶,准备好了关于“清零”的美丽解释,为什么就不顺坡下驴、趁势下台呢?人类不可能与病毒“你死我活”,只能“和平共处”,所谓与病毒的“伟大斗争”,不啻痴人说梦。

老夫再次呼吁,让上海尽快解放吧!“5.27”是1949上海解放的日子,希望上海早日迎来第二次解放一一普天同庆!老夫补上一句:为生民计,即使在不否定清零正确性的前提下也是可以以清零大功告成的名义解封上海的一一不是“一切为了人民”吗?说白了,可以“假清零”,但是必须“真解封”。老夫暗含的意思是,上海解放之日,很可能同时出现官廷宣布清零胜利了、坊间传布共存已成事实的“双赢”局面 - 这就是政治。毛在时,不可能否定文革 ; 但今天,必须终结清零。话只能说到这儿了…(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