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常谈但是还是不吐不快的给小费问题

今晚跟npy出去浪到半夜在一家bar+restaurant吃了顿饭,一顿饭下来,菜品75,加上税和小费100刀。平心而论我觉得服务其实也就那样,倒个水上个菜,问一句is everything ok就没了。

回头我就很好奇这些waiter究竟收入水平咋样。网上查了一下波屯fine dining的服务员平均薪水$24/hr,外加小费250/day(我严重怀疑比这多)。算一周5天,52周的话接近120k,简直惊了。说难听点在波屯这地方,多少PhD寒窗苦读十余载出来年收入甚至都到不了100k。就算是码农/DS这种“高薪”职业,不是大厂的话120k也很多了。我毕业时拿到的第一个offer就只有90k。服务员在麻省可是有最低工资保障的($14.5/h),那些说什么服务员薪水微薄需要靠小费过活什么的 根本说不通。

有人说服务员是体力劳动很辛苦,但是那毕竟是他们的工作。因为履行正常的工作职责就要被奖励,不荒谬吗。而且服务员是什么学历都不需要的职业,美国那么多大学生背了几十万贷款,出来起薪不过50k,还比不上这些服务员的一半,也是挺可怜的。

15 个赞

干不到八小时

3 个赞

这种都是靠排班的,一周可能也就干3天,一年也不会干满52周,所以真实收入应该减半。

1 个赞

你的算法有问题,很多非快餐店餐厅weekday中午基本没有人, fine dining weekend中午可能也没什么人。我估计full time waitress 90%的人平均工资不会超过7w。这个行业最主要的问题是工资不会随着经验和年龄的增长而增长。美国读PhD在钱的角度算投入产出比的角度性价比本来就不高

11 个赞

emm,这我倒没想过。所以服务员不上班的时候不该再打一份工吗?还是说他们每周就只工作20小时?

排班工作时间并不固定,很难正常兼差
只能做 uber drivers 这类工作
(去早餐店当服务员也许可行)

2 个赞

我也不觉得所谓小费是保障最低收入的这种说法。有的服务员收入可观,小费本来就是他们的预期收入,而不是很多人理解的额外“奖励”。几年前纽约一些餐厅试验过无小费制度,固定服务费。结果服务员抱怨收入下降,辞职率升高,只能改回小费。这样看来fine dining里给超过20%的小费的大有人在,服务员总收入也是市场决定的
但对于服务员收入和其他领域的对比嘛,我觉得还是要对放平心态,对体力劳动者有足够尊重。说实话,让我去干这个,别说一天四小时(像楼上指出的,服务员没有八小时收入),两小时都干不下去。至于有些PhD收入低么… 如果觉得不值,那还不如思考为什么读了PhD, 为什么不早点转码。跟服务员比高下就没什么意思了
Disclaimer: 一个越读越不想读的PhD :yaoming:

6 个赞

都phd了应该知道,决定收入的根本因素是劳资供求关系,不存在phd就该收入高的道理。只能说你预期phd收入高是基于需要phd的工作需求大于供给,但残酷的现实中很多phd出来的工作还没有扫大街的工人收入高。

现在waiter严重供小于求,高档餐厅的waiter收入高因为供求更加失衡。同理码农也是如此,如果有一天码农的供给烂大街远超需求了,那工资自然就会急剧降低。

这里没有主观价值判断,只有客观市场规律。

12 个赞

我永远给18% 开心了给20%

2 个赞

可是要那么多waiter有啥用,我要吃的是饭,像食堂一样我走的时候把盘子送走也ok,是你强卖服务的。你说供小于求,可是我并不求啊。

不用争前半这么说对不对,我想强调的是后半。饭店这个东西用供求关系解释不太对头。waiter是老板求过来的,供求发生在老板和waiter之间,带来的影响却让顾客买单。

话说纽约那个实验,咋就不能进一步做成no service餐馆连服务费也不收了?你waiter离职我就干脆不要了

1 个赞

你太多价值判断了,一个工种干的人少需求多,那收入就自然会高,当然市场不总是如此,也经常被各种行业条例、陈规旧俗以及各种管制所扭曲。但饭店waiter这个没太多管制,收入高的原因就是愿意干waiter的人太少同时愿意花钱去餐厅吃饭享受服务的人太多。不需要你怎么看,只要有足够多的消费者愿意为之买单这个生意就可以做下去,不需要小费的麦当劳满大街都是,也不影响中高档饭店waiter的收入不是。

Hmm 关键是大家想吃中餐,又普遍中餐馆的waiter更不像样。可是并没有个食物足够好的中餐麦当劳。

1 个赞

Panda Express挺好的,我觉得吊打很多中餐饭店了。

8 个赞

我想的是花样多一点的 什么饺子啊 卤肉啊 之类的。这种一份份的其实本来就很适合麦当劳的模式 而不是那些fine dining连上菜顺序都那么讲究。

举个现成例子,Conrad LV那个小吃街的模式就挺好。

1 个赞

那样的话餐厅都不用开了。人家老板开的是dine in restaurant, 做的自然就是有服务的,让人坐下点单,端茶送水擦桌。没有小费的选项有外带,food court, fast food等。从强卖服务这个角度看,不去dine in自然就不会强卖。只要有服务就是有服务员的。food court也有擦桌员,点单员,只是少一些。他们的用工成本并不是0, 是算在菜价里的
我觉得把小费看作是额外给的钱就是个误区。小费令人厌烦的是不明码标价要自己算。如果把所有小费改成强制服务费的话,一般餐厅15-18%是有的。所以如果我平时就给这些小费的话,并没有多给钱。为什么纽约实验失败呢,我猜高档餐厅的平均小费高于这个数,有20-25%, 以及其他一些税务和福利的因素
最后说几个我对市场的推论

  • 按现行制度,我不想付小费,就外带或者吃快餐
  • 如果小费全部改成服务费,为了维持服务员现行工资,餐厅要收25%服务费。我并不愿意付这么多服务费(目前溢价应该是由慷慨富人支付的),不如维持小费
  • 如果强制改成18%服务费,那意味着服务员行业要整体降薪,服务员转业流失,dine in餐厅减少。或者说少数留下来的高档餐厅加价维持用工成本?这具体会怎么展开我不确定
  • 最后,如果强制改成无小费无服务费又要维持fine in restaurant, 那只能菜价上涨25%,一样的,还会导致外带的人也一并涨价。多输局面?

只要服务员不消失,用工成本就在,最后都会反映在菜价里
要是你说你真的不用服务,什么服务都不用,可以自己点单自己擦桌?那说不定可以招募几个志同道的人组成一个dining coop, 雇一个厨师,食客们承揽一切前台项目。这个模式可以参考housing coop :yaoming:

我可能误解了你的意思。如果你的意思是想把一些现有的中餐厅改成快餐的模式,那只能去问老板为什么选择了餐厅这个商业模式,为什么不改变了。这就像说一个高中为什么不开成技校,这也不是学生可以决定的,如果不满意一般只能换个学校去读…

9 个赞

emm……怎么都在吐槽PhD :yaoming: 我那么写主要还是举个例子说明120k在MA算收入很高了。就算是那个90k的offer,我当时觉得作为小公司也不错了。完全没有抱怨PhD收入低的意思

2 个赞

Fine dining 才$75? :sweat_smile::sweat_smile::sweat_smile:

5 个赞

什么fine dinning这么便宜 我也要去帮帮场子

2 个赞

同问这是什么fine dining…
要是楼上的Boston大佬吃完认为也很fine的话我坐车去吃!

1 个赞

我也想吃75的fina dining
Outback 一顿也不只75了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