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你还好吗?(壹)

D
我浪费了最好的年华
我丢掉了那个她
我无数次梦到了那个画面:
你好,我叫舒鸿,今天我们就是同桌啦。

【岁月轮转,时光静静的流逝,金秋的风,悄悄地拂过窗棂,轻轻地掀起清秋的面纱,听风,唱响时间的流淌,穿过,岁月沧桑的河岸,仿佛,经年就在眼前,那些消失在岁月长河里的人和事,还有一些一些的美丽,都化着点滴斑斓,飞散在这个季节深
处。
岁月,就是一轮维修机,有再多磨合都已不在重要,重要的是有一颗宽容,淡定,从容的心。
守着一份份清淡,生活已不再那么烦躁,或许。生活就是要我们简单随和 就是最好】

再次遇见舒鸿,是在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我已习惯了周遭的游客,说着各种语言的游客仿佛本身就是这里的风景,而今天却与往常不一样,我走在人群中,一种强烈的感觉让我抬起了头,在无数纷杂的游人中,一眼就认出了她,她穿着略显成熟的长裙,脸上依然带着曾经的些许稚气,优雅地缓步前行,仿佛这喧嚣与她毫无关系。是的啊,她就是这样的,这就是她。我快步向前,可却怎么也追不上,她轻快的脚步踏上了Ponte dei Sospiri,最终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我想追她,可现在又追不上了。
我只好回头,认为自己大概是看错了,想想看,已经这么久了呢,怎么。。。还是忘不掉呢?

“听老班说,咱班新转来一位女同学啊?”好事的男孩子不怀好意的抛出了一个问题。
据说某位校领导,就是这位同学的亲戚,所以学校有点什么事,他总是第一个知道,算是一个小灵通。一听这消息,顿时炸开了锅,毕竟在男多女少的学校里,女孩子总是像花朵一样鲜艳,男生们就像是草,遍地都是,而花更为稀奇。因为这种事炸锅,算是青春期男生的一大爱好了。
而我,作为班里最穷最丑的胖子,这种事连我讨论的份儿都没有,我曾经尝试过与他们谈论一些荤段子,但是得到的只是讥讽。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于是我只好压抑住青春期的对性的懵懂渴望,在同学面前我只好低头努力学习,而我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午休的时间,趁其他同学谈恋爱之际,在厕所的小隔间里发泄着青春的荷尔蒙。这唯一的一点隐私和背神经带来的刺激,使我第一次感到了存在的意义。
男生们总是荷尔蒙驱动的,大家的讨论重点,也就从曾经的谁好看与不好看,全部转移到了新来的女同学身上。而谁也没有见过她的样子,所以,她便成了各位男生想象的对象。热门的话题,一瞬间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我依然麻木,被压制的青春荷尔蒙全都一个不落地发泄到了墙上,厕所的墙在反复的擦拭下越来越黄,每次做完事情,我总是陷入深深的懊悔和自责,对于自己幻想的女同学,遇到总是故意的低下头不敢看她,久而久之,我就更没有朋友,这种痛苦缠绕折磨着我,而我只能靠学习来发泄我自己的不满。
不怀好意地男生们此时开始了激烈的争吵,围绕着新来的女同学究竟该与谁同桌吵得不可开交,似乎是被不断地要求弄烦了。一天来到教室,我赫然发现身旁多了一张桌子,而令我不敢相信的是,正因为我平时不善言辞,被认为是乖学生的我竟然得到了睛睐。

我叫玥绫,刚转来的,以后多多互相学习。
一阵响铃般的声音从我耳边浮起,我更不敢出声,只好默默的应了一句“嗯。”,转瞬间我发现我的手通红,仿佛做了一件什么大事一样。我只敢藏起自己猥琐的眼神,小声的说了句“你…你好。”
玥绫不解的看着我,仿佛认为我有什么问题,然后又悻悻地转过头去,她可能在期待我的热情罢!可惜,我是那么的自卑,那么的恐惧,我害怕会吓到她,更为自己日后在隔间中的小动作感到羞愧不已。
我想追她,我尝试为她准备热水,给她带好吃的糖,哄她开心。可是她作为小镇做题家,一心只在乎学习,从来都懒得理我,看到我满头的头皮屑不讲卫生,更是嫌弃的再也不理我。
我却没有放弃对她的追求。
2008年时的QQ空间才刚刚兴起,奥运会成了大家争相讨论的话题,而互联网的快速兴起,大概也是在这时,上传和分享自己的照片成为了一种时尚。而我,猥琐而卑微的我,沉浸在网络世界无法自拔的我,只好通过QQ群,找到玥绫妈妈的账号,从她的QQ空间中,我终于找到了她的照片。照片中的她穿着白色的纱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我,我突然又感到心跳加速,手脚开始发麻冰冷,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猥琐下流,只好匆匆关闭网页,害怕被别人发现。
那时的打印店只要一毛钱,而我唯一的收入来源,便是每天中午的午餐。5毛一份的卷饼,我吃了很久。饱腹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和舒适,可是我却有了那么猥琐的冲动,在饿了两天后,我来到打印店,悄悄地在电脑上翻找玥绫的照片,然后花几毛钱打印出来,偷偷的带进厕所的隔间里挥洒青春。
她总是那么的近,但是又那么的远,我不敢将她触摸,我努力的维持一个好的形象,但是她,似乎不愿意理我似的。毕竟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的癞蛤蟆与天鹅一样,虽然同在一片池塘中,但那么近,又那么远。
她是我的性学女神,是我的哲学启蒙,那种言情小说中提到的柏拉图式的爱情使我幻想翩翩,每次在隔间中大快朵颐的时候,我总是幻想起她的样子,但是在一阵身体的抖动之后,一切都结束了,我又回到了现实。
我和女神的同桌生活总是那么的短暂,在一次分班之后,我失去了和女神的亲密位置,天鹅终于不再和癞蛤蟆一个池塘,而是自顾自的飞走了,只留下癞蛤蟆在池塘里幻想。

我的新同桌是一位瘦瘦小小的女孩子,圆圆的小脸上倒有几分婴儿肥,每次微微的笑,两颗小虎牙就悄咪咪的探出头来。那时的我,还沉浸在玥绫的美色中无法自拔,对她的出现,我毫无一丝兴趣,每天去玥绫的班级门口痴汉般的蹲守,成为了我每天的事业,学业也荒废了。
“你好,我叫舒鸿,今天我们就是同桌啦。”
一阵声音把我从对玥绫女神的幻想中拉回现实,可是我毫无做其他事情的想法,一心只想着女神的背影和我的梦————那个在厕所的小隔间里的梦啊!
她以为我没听见,慢条斯理地又重复了一遍。我只好不耐烦的回复一句“知道啦!烦不烦”
她无辜的吃了瘪,只好失落的扭过头去,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我依然我行我素,女神仍然把我当成了空气,我只好做起了中央空调,每天帮其他女孩子做些小事情,我后来才知道,这大概就是舔狗吧,舔狗永远都不得house。
做起了中央空调以后,我渐渐的和同桌的交流多了起来,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她似乎不知不觉的就成了我关心最多的女生。我自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而她却在意了起来,多半是没有经验的缘故,她居然对我亲近了起来。
北方凛冽的寒冬姗姗来迟,哪曾想,这竟是我和她故事的开始。
【只见一片粉红挂在枝头。近瞧,对你的印象才渐渐明晰起来——粉红色的花瓣,一片连一片,一层接一层。你积蓄了三个季节的力量,终于盼到了这个属于你的季节,那粉红,分外迷人,照亮着我的眼睛,是在向我吐露绽放的喜悦和自豪吧。那沁人心脾的幽香,从你那里飘来,飘到我这里,萦绕于我的鼻尖,飘向我那深不可邃的心底。】
而我在与女神的希望逐渐渺茫的时候,她却开始主动帮我写起了作业,直到后来,我每天来到学校发现课桌都收拾的整整齐齐,我这才慢慢意识到了她的存在。
北方的冬天总是那么的寒冷,每天早晨的教室就像冰窟一样,女孩子的手冻得发红,她偷偷的把手伸了过来,而我像是触了电一般紧紧的抓了起来。她的小手只有我的一半那么大,她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小手又微微的往里塞了塞。这是我第一次摸到女孩子的手,原来是那么的柔软,我的手越来越热,她越来越起劲,渐渐的我的手把她的小手淹没了起来。
“哥哥,你的手好暖哦”
我条件反射般的抖了一下,小兄弟不自觉地站起了岗,小帐篷很快就不争气地支了起来,恰好碰到了她的手腕上。
她有些慌张,低头看了一眼,奇怪的问:“哥哥,你兜里好多东西啊。”
我羞愧难当,只好快速的缩回自己的手,慌忙搪塞过去。她只觉得有些奇怪,又没说什么。我却感到了无比的羞耻和恐惧。
回到宿舍,我又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小小的隔间,这次不同的是,我竟然对手上的味道产生了一丝丝幻觉,更为害怕的是,我居然不小心挥洒在了内裤里。我只好趁关灯后,偷偷的换好了内裤,生怕被别人知道。
第二天,她早早的来到了学校,俏皮的两个马尾辫甚是可爱,学校的白衬衫下,遮掩不住青春期女孩子微微发育的乳房。该死,我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我为自己的淫秽思想感到非常的羞耻,又为曾经的女神感到愧疚。
(未完待续。。。)

4 个赞

现在打印应该也只要一毛钱

2 个赞

前排前排,火钳刘明

1 个赞

不够变态,差评

插个眼。一看标题就知道大兄弟又来了

卧槽zs

1 个赞

这是文学创作还是自传?你老婆上这个论坛吗?

是流水账

我有个同学当年大冬天在圣马可广场边上掉海里了…

3 个赞

圣马可广场每年都有几次acqua alta嘛

这种微妙的细腻的心里活动描写,是女作家模仿男生的想法写的吧。大兄弟是你亲笔的吗?

标签错了吧 :troll:

当然是我自己写的
大兄弟也没说是男的啊
:yao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