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城的建安

燕雀迷失在你的世界
只缘不是藩柴,而是云霄
鰕旦看不见水的尽头
壮志岂止潢潦,宛若沧海

一个纵情于声色的王子
一个不屑于翰墨的文豪
你用响彻的天赋
写满了,一个时代
诗的繁华,寥寥取名叫作建安

繁华。无奈繁华尽覆
残喘于勾心斗角的政治权谋
湮灭了,只留下
一片荡气回肠的泣声
泣声。听——
那华丽的颂歌
是铜雀台上
文人不绝千古的泣声

任那明月高楼,流光徘徊
你只独倚着西风
守侯洛神回眸的一笑
一笑。奈何凌波水弱,罗袜不禁
半生英年,幻化为时间的余烬
八斗之才,空填了
洛水吟咏千年的梦

梦。千年之后,
梦从你的诗篇中惊醒
恍惚间
又见一个身骑白马的倜傥少年
身披金甲,腰系吴勾
面朝西北,翩然而去

——林东威体散文诗《洛阳的建安》,2007年深秋于洛水河畔。

2 个赞